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风波可能协商收场


发布日期:2021-05-18 22:15 作者:admin 点击:

  据记者了解,在法院一再延迟强制拆迁时间的背后,是吴苹与开发商之间从3月25日起就已经恢复的协商。种种迹象表明,这场拆迁风波很可能以协商的方式收场。

  在昨天的情况通报会上,九龙坡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杨光向媒体说明,3月23日,该案被送到执行局执行,执行局于3月26日向被执行人杨武发出了执行通知,责令杨武在3月29日前履行房管局之前的行政裁决。但3月29日前杨武未按照执行通知履行义务。

  杨光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解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一款“强制迁出房屋或者强制退出土地,由院长签发公告,责令被执行人在指定期限履行。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的,由执行员强制执行”之规定,法院从昨日发布公告,责令被执行人杨武在2007年4月10日前自动搬迁,并将九龙坡区杨家坪鹤兴路17号房屋交重庆智润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南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拆除,若被执行人杨武到期仍不履行,法院将择期依法实施强制拆除。

  据记者了解,昨天法院发给“”的“限期自动搬迁”,是九龙坡区法院自3月19日举行的三方听证破裂后的第三次。

  3月19日,法院组织申请方房管局、被申请方杨武的委托代理人吴苹、开发商三方进行听证,当庭下达“准予先予执行”的裁定,同时向被申请人杨武发出了“限期自动搬迁”通知,时间是3月22日前。

  第二次是在3月26日,在第一次“限期自动搬迁”遭遇杨武的不配合后,这天,法院执行局再发“限期自动搬迁”通知,时间是3月29日前。

  这一次,杨武仍“坚持不动”,于是在昨天,按照相关解释和法规,法院由院长签发公告,再一次向杨武发出“限期自动搬迁”通知,直到4月10日前。

  就这样,每到强制拆迁的前期,结果都无疾而终。而且,此次法院院长签发的公告中“择期依法实施强制拆除”,干脆给出了一个不确定期。据记者了解,法院之所以一再延迟强制拆迁,其根本目的还是希望双方以协商的方式达成安置协议。这从执行局副局长杨光昨天的情况说明中可见一斑。

  “在强制拆迁前,法院将组织拆迁双方协商,拆迁双方达成安置协议、申请执行人撤回申请的情况仍有可能。”杨光告诉记者,事实上,从3月25日起,法院已多次组织开发商同吴苹协商,但目前尚无结果。

  到昨天,“”男主人杨武已经在“孤岛上”坚持了10天,随着法院延迟强制拆迁日期至4月10日前,也就意味着始终坚称“要到最后一刻”的杨武还要在里面苦苦煎熬十余天。女主人吴苹向记者坦陈,不愿意看到强拆的局面发生,她本人也已经很疲惫,并委婉表达了期望协商解决的意愿。

  吴苹:不敢去想,其实我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昨天在下车时晕倒,这已经是这段时间内第二次倒下,压力实在太大了,每天基本都没怎么睡过觉,饭也吃不下。

  吴苹:应该是这样,我跟他电话沟通时,他说得很坚决,没有一个满意结果他就一直这样待下去。

  吴苹:怎么能不担心,他在里面待得很难受,10多天没洗澡了,浑身都是臭味,胡子也没刮,快长到下巴下面,还好他练武出身,身子骨硬朗。但时间一长,我就不知道他能否坚持得住。

  记者:这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你们读大学的儿子知道自己的父母被称为“”吗?

  吴苹:他在网上看到了,打电话哭着劝我和他爸不要再坚持下去,因为他担心我们的身体会被拖垮。他能替父母操心我很感动,但只要我们做的事情是有道理的我就不会放弃,这是我的个性,也是杨武的个性。后来我就让他安心读书,不要再理我们大人的事情。

  吴苹:没有,我没有做错什么,更不是无理取闹。说实话,只要合理合法地让我的权益得到保护,我也希望尽快拆掉,城市还要建设、要发展,这是必然的趋势嘛。

  记者:但如果到最后4月10日你还是无法同开发商协商成功,最后法院真的要强制拆迁,你会怎么办?

  吴苹:那就出事吧,我还能怎么办?肯定不能让步,杨武就在上面顶着呗。(3110901)据新闻晨报

bb视讯

×